為孩子點上一盞「回家」的燈

點點星光,傳遞希望

  • 孩子的生命故事 - 尋找丟失的時間


    十二歲那年,胖胖和妹妹陪著父親外出「談生意」,路過一所國小校門口時,耳邊傳來陣陣喧鬧聲,他停下腳步回頭望,圍牆裡有一群跟他年齡相仿的孩子,大聲喊叫的奔跑、追逐和嬉鬧,他出神的發怔,好生羨慕說:「好想上學讀書和認識朋友喔!」緊靠著他身旁的妹妹頻頻點頭。

    那天深夜,父親入睡後,兄妹倆坐在客廳看電視時,心有靈犀的伸出手打勾勾說:「我們一定要背著書包,手牽手的上學。」許下願望,胖胖腦海也開始湧現「我和妹妹為何不能上學」的大問號。有一天,終於按捺不住了!他鼓起勇氣跟父親提出上學的要求,怎知父親大發雷霆,目光凶狠的瞪著他,丟下一句話:「別去想那些沒意義的事!」就拂袖而去,但他不甘心就此罷休。
    胖胖從小個性內向、很少笑也不愛說話,但絕不認輸。為了上學,他不惜跟父親槓上,每次爭執就換來一陣毒打,他依然不退縮。只是當撫摸累累傷痕時,還是忍不住放聲大吼:「想上學,難道有錯嗎?」一吐心中的憤懣。
    蛛絲馬跡,揭穿漫天大謊    一個寧靜的黃昏時刻,胖胖坐在房間窗口邊發呆,過去的記憶隨之鮮明浮現。瞬間,他恍然大悟,自己其實一直活在只有父親和妹妹的三人世界裡,未曾跟其他人互動,也完全不知外界的事情。
    胖胖年幼起,住在台中市太平區一棟豪華透天厝,過著錦衣玉食的奢華生活。屋外庭院停放著三部賓士、BMW等名牌進口轎車,兄妹倆每天打扮光鮮亮麗,父親經常帶著他們到處拜訪客戶。
    童年時,胖胖很崇拜父親。聆聽父親跟別人用夾雜中英文的方式,口沫橫飛的細數「輝煌成就」,他百聽不厭,全然相信也從未懷疑。慢慢懂事後,從父親講同一件事時,外人和家人的版本不一時,感覺有點怪異。當父親自稱有中醫師執照,兜售自製的數萬元一帖的神奇藥方,讓他難以理解。對照日常點滴、拼湊周遭事物,他意外揭穿父親隱藏在謊言背後的真相。
    原來,父親年輕時曾在美軍協防臺灣司令部當消防員,英語會話流利。他頭腦靈活、邏輯縝密又能言善道,憑藉英語優勢,為自己打造了一張漂亮的經歷——美國創業投資的成功企業家,在美創辦和經營一所學校;兒女是美籍公民,他是為讓兒女學習中文才返台,但並不認同台灣教育制度,選擇自學方案,請家教教導兒女九九乘法、ㄅㄆㄇㄈ、認識國字和英文等課程。這個漫天大謊,在他生活豪奢、出手闊綽的唬弄下,不少人被騙得暈頭轉向,跟著他做各項「投資」。
    胖胖十三歲時,父親天花亂墜的西洋鏡被拆穿了,債主蜂擁上門求償。父親匆忙打包行李,開著車倉卒地帶著兄妹倆到南部躲債。一夕間,他們從養尊處優墜入東躲西藏,胖胖驚恐不已,一直有股想帶妹妹逃跑的衝動。
    漂泊流離近一年,其中半年他們以車為家,漫無目標的開開停停。胖胖每天偷偷摸摸的牽著妹妹,趁著寺廟或各地村里活動中心沒人進出的時刻,溜進廁所刷牙洗臉和洗澡。父親每次租屋後,擔心債主查到行蹤,又不斷搬家。直到重返台中,才在大里定居,繼續過驚魂不定的生活。
    再也不想被控制了,胖胖鐵了心,思索逃離父親魔掌的方法。有天,兄妹在客廳看電視,正好播出教導遇到家暴時各種求助的宣傳短片,兩人相視的會心一笑,籌劃收集父親家暴證據,還相約逃出後一定要念大學。
    這時剛巧父親重操招搖撞騙舊業,為預防日後有人找麻煩,特別花了二十幾萬在屋內各角落安裝監視器。業者教導胖胖使用電腦硬碟儲存監視畫面,他順手將父親不時對他施暴的過程也存了下來。
    數月後,一個夜晚凌晨三、四點,父親沒來由的闖進胖胖房間,硬拉起熟睡的他痛揍,激怒他逼父親講出不准上學的理由,父親火大了,劈里啪啦的一次講清楚:原來父親有四次婚姻,他和妹妹的母親分別是第三任、第四任老婆。妹妹的母親擁有監護權,如果他們上學,妹妹行蹤一曝光就會被帶走。原來,他和妹妹是父親想拴在身邊的禁臠!他氣瘋了,崩潰的狂叫,父親才不吭氣的離開。
    抱著必死的決心,胖胖寧可在外面餓死也不再待在家中。挨到父親沉睡,他輕輕搖醒妹妹,請她等他回來救她,就緊握唯一能救自己和妹妹的監視器硬碟,飛奔警察局。交出父親家暴證據,他控告父親施虐和不讓他和妹妹上學,警察通報社會局處理後,就帶著他回家,順利救出妹妹,他心中的大石頭也放下了。
    啟動新軌道,展開驚異奇航    在胖胖的心目中,妹妹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,從小一路相互扶持,是彼此的希望。在警察局等待安置時,他緊握妹妹的手,惴惴不安。原本以為會被送到孤兒院,沒想到被帶到張秀菊基金會。
    當時張秀菊基金會沒收容男生,生活輔導員不願破壞規矩,要求兄妹分開安置。胖胖護妹心切,堅持在一起,不行就帶著妹妹去流浪,雙方各持立場僵持不下。他固執己見的衝撞張秀菊基金會體制,吵著見執行長張良卿和主任郭碧雲,面對面說服。幾經轉折,張秀菊基金會重擬收容規則,他成為第一位收容的男生,嶄新的人生也轉入驚奇的軌道。
    胖胖脾氣差、防衛心強,以前沒跟家人以外的接觸,只要是有人靠近,心裡就很恐懼,擔心那個人會害他。除了妹妹外,不相信任何人,但漸漸發現這樣很難生存,勉強學習跟不認識的人相處。起初,他遇到意見相左的狀況,都是火爆式的硬碰硬。經心理輔導後,起伏不定的情緒漸漸平穩,學會用圓融方式講清楚自己的想法,也變得不討人厭。
    跟人頻繁接觸後,胖胖發現進入基金會安置單位的學員,原因千奇百怪,有家暴、性侵、犯罪、打架、偷竊……,打破了他原以為十幾歲的孩子都乖乖在校念書的刻板印象,明白世界沒有他想像的單純。不過,他也從不敢交朋友、不屑交朋友,到接受新朋友、主動認識朋友的改變中,感受處處有溫情。不久,他接到父親病逝的噩耗,腦袋一片空白,喃喃自語的說:「一切都過去了。」
    十五歲,胖胖終於找回讀書時光。因超過就讀日間國小就學年齡,他只得轉讀國小補校。參加學歷鑑定考試時,他認得自己的名字,但無法在空白紙上寫出來;看得懂報紙新聞的字句,因沒學過筆劃順序,完全不知從何下筆?只得從三年級讀起。他不意外,仍掩不住自卑的心理。
    運氣不錯的是,當時張秀菊基金會有申請五位服教育替代役的大哥哥,擔任夜間課輔老師,學歷從大學、碩士到博士,不乏台大等名校的畢業生。這些課輔老師周一至周五晚上和周末下午,輪流免費教授孩子們功課。
    為填補那段失學,胖胖格外珍惜讀書的機會,幾乎手不離書。課輔老師們感受到他求知若渴的企圖心,都主動一對一教學,幫他追趕進度。自助人助下,他一路參加學歷鑑定考試,不斷跳級,只讀了三年級、五年級和六年級的各一學期,就順利拿到國小畢業證書。
    就讀國小期間,胖胖的同學八成是新移民女性,都是為取得國民身分證來讀書的。他成績優異又聰明靈巧,新移民女性們把他當成自家孩子般呵護和寵愛,濃濃的母愛,讓他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親情,每天上學都覺得自己好幸福。
    十六歲半,胖胖升國中補校。班上同學不是新移民女性,就是阿公阿嬤和阿姨。雖少了年齡相近的同學嬉鬧,但能自在的聽「年長」同學分享豐富閱歷,偶爾還跟他們撒嬌、賴皮和逗嘴,別有一番樂趣。
    國中畢業後,胖胖想繼續升學,為省錢,鎖定國立學校。高中考取台中高農夜校後,也到了得結案的年限。執行長知道他的困境,特別給他一段緩衝時間,還要他記住:張秀菊基金會是個「家」,而非社福機構,在外頭無論遇到什麼挫折、難過或困難的事,隨時回來尋求協助。
    必須搬離張秀菊基金會時,胖胖面臨獨立生活和工作的雙重壓力,幾乎喘不過氣。但他一心想著絕對不能放棄和違背讀大學的目標,決定放手一搏,一有空閒就跟一位夜校同學窩在圖書館苦讀。硬撐一年,考取中興大學夜間部,當下他忘情的手舞足蹈。次年,跟他相約一起讀大學的妹妹,也如願地考取朝陽大學。
    張秀菊基金會五堂課,人生拼圖更完美    原本遙不可及的夢想,真的實現了!胖胖第一個反應就是奔回張秀菊基金會,跟「家人們」分享喜訊。因為若不是在基金會的保護傘下成長茁壯,他的人生拼圖不會那麼完美。 有規矩才成方圓,是胖胖在基金會學到的第一堂課。生活輔導員娟姐講究原則一切照章行事,嚴格要求學員遵守所有作息規定,強迫原本作息懶散的他上緊發條,氣得他邊做邊跺腳。直到有一天,他運用抓緊時間和輕重緩急的排序,製作一張讀書時間表。看著這張表,他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。突然間,忍不住爆笑,原來他已將張秀菊基金會的規矩內化在腦海了。
    積少成多,是胖胖在基金會學到的第二堂課。因為讀夜校,他一進張秀菊基金會就到汽車美容店工作,月薪一萬六千元左右。娟姐堅持他每星期只能領取三百元的零用錢,突發狀況超出的費用才准另外報帳。當時他真的很不服氣,為何自己辛苦賺的錢不能盡興的花?他挖空心思,運用各種藉口報帳,最常用的一招是修理腳踏車。有次誤算被抓包,心裡超不爽。從此,他額外的零用金就只有不需入帳的加班費和誤餐費了。結案離開張秀菊基金會前,娟姐交還胖胖銀行存摺。他翻開一數,存款多達三十幾萬,恍然明白娟姐的用心良苦,滿臉脹紅的低著頭說:「謝謝。」
    接受挑戰,是胖胖在基金會學到的第三堂課。執行長潛移默化的身教,對他後來的人生影響極為深遠。他天生反骨,執行長從不束縛他,只是激勵他勇敢挑戰平常不會接觸的事情,容許各種嘗試,但要自負後果。在沙連墩訓練他帶隊從事體驗教育時,三不五時丟出突發狀況讓他自行處理,看見他做錯也不聞不問。養成他每次出任務絕不敢掉以輕心,秉持如履薄冰的做事態度。
    發掘潛能,是胖胖在基金會學到的第四堂課。有次,他接到挑選五、六個人組成危機處理小組的任務。隔天,執行長詢問完成了嗎?他老神在在的交出名單。執行長瞄了一眼,問道:「咦!他們不都是你的死黨嗎?」他理直氣壯回答:「交情好,不是比較好辦事。」執行長追問:「那他們有擅長計畫、默默做事、衝鋒陷陣、內斂沉穩、愛唱反調等專長嗎?」聽後,他傻住了,這才明瞭做決策時,必須物色各種能力的人,從不同角度進行考量,激盪出完善的解決方案。
    團隊精神,是胖胖在基金會學到的第五堂課。有一次參加登奇萊山,胖胖仗著身強體壯,一直往前衝經常脫隊,還不時扮鬼臉嘲弄走太慢的學員,執行長看著他冷冷的說:「體力好的人,就要幫助體力不好的人一起前進。」這一記當頭棒喝,他窘呆了。登頂後,執行長提醒他說:爬山要有團隊合作精神。可依各別狀況,做不同的分擔,體力好的人幫體力差的人背行李,體力差的人可用較聰明的腦袋規劃行程。這席話,他聽懂也記住了。 繪製一道彩虹,雨過天青    剛離開張秀菊基金會的舒適圈時,胖胖以為會自己餓死。沒想到在基金會練就的一身武功,他不但能自食其力,還晉升為一家汽車美容店的店長。後來,更從幫忙帶一位張秀菊基金會的聾啞學員在汽車美容店工作,真切體悟「施比受更有福」的真諦。
    九年的成長蛻變,胖胖養成自信、開朗和負責的生命態度。以帶心更具說服力的領導風格,凡事身先士卒,讓同事心甘情願跟著做。透過觀察互動發掘同事潛能,讓他們快樂發揮各自才華。善用討價還價的人際溝通模式,化解不必要的衝突。
    「嗯!現在過的日子還不賴。」以堅韌毅力逆轉命運,胖胖在為丟失的時間繪製成一道斑爛彩虹後,揮別陰霾,人生從此雨過天青。
回上一頁